冬月枫在线av中文全集 欧美午夜福利主线路 Av在线影院风险


不对啊,之前不是这样的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jxs6647.com

「逸阳,爸爸要跟你说话。
  毕业典礼前夕,辰逸阳正在房间,準明天要带去学校的东西。拉开抽屉,看见那条红色缎带,他想了想,把它塞进书包里。
  温柔的声音忽然唤道,他一听见,脸色顿时变得僵硬。
  「快过来啊,你爸爸在等着呢!」
  辰逸阳绷着一张脸,慢慢往母亲房间走去。推开门,他看见妈妈斜坐在华丽的大床上,手里拿着镀金的话筒,满面带笑。
  母亲虽已年近四十,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迹,身上披着酒红色丝质睡袍,将她纤柔的身型表露无遗,面容细致姣好,盈盈大眼波光流转。「喏,爸爸知道你今天生日,特地打电话给你呢!」她把话筒交到他手中。
  他接过,沈默地听着另一端传来的严厉呼吸声。
  辰逸阳紧闭嘴唇,对方也不开口,两人就这麽对峙着,他心里很清楚,这就是父亲,无论多渺小、多可笑的比赛,他都不想输。
  「快,跟爸爸说话啊……」母亲微笑地催促着,辰逸阳转头看她。是,她永远都想要爸爸赢……
  没关系,她永远都希望爸爸赢。
  「爸。」他啓唇低唤。


  「嗯。」对方似乎满意他的臣服,才沈沈开口,「你也十五岁了吧?听你说,明天就毕业了?」
  「嗯。」辰逸阳的音调毫无起伏。
  他知道,妈妈不是爸爸的太太,所以爸爸不能跟他们一起住,但是,十五年的父子关系中,跟爸爸的见面次数寥寥可数,不得不让他揣测,爸爸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他和妈妈身上……
  偏偏妈妈还是死心塌地地跟着爸爸,说他身爲知名企业家二代,早有家室也是不得已,还说爸爸其实对他们很好,当年她要生他的那一天,身爲总裁的爸爸,还亲自开车送她到医院……
  辰逸阳听到忍不住想笑,但心口却满是无限凄凉。
  这就是妈妈这些年来一直津津乐道、说也说不腻的唯一甜蜜回忆。他的生日,他不是主角,妈妈也不是,那个碰巧开了趟车的男人,才是今天会被记住的主要原因。
  他不是……不是……不管多想成爲别人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,他也永远都不是。
  「我已经安排了人,」父亲严厉的话语从听筒另一端传来,「你跟你妈等一下上飞机,我已经在美国这里帮你安排好课程了,我要让你接受最好的教育。」
  「等一下……」辰逸阳眼睛一眯。
  「有问题吗?」
  「明天是毕业典礼。」
  「那种无聊的典礼根本不需要参加。」父亲一句话就否决了一切,「你不用收拾行李,那些事晚点会有人处理,你準备好,一到这里,我爲你安排的课程就会马上开始。」
  嘱咐完,他便将话筒交回妈妈手上,他默默走出母亲的卧室。原来,父亲难得打电话来,是爲了这个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。
  要不要……通知江可儿?
  但是,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她的电话或住址。经过客厅那扇透明落地窗,他胸膛剧烈起伏,没有再跨出半步,双臂交叉在胸前,习惯性的仰望天空。
  妈妈曾说,他和爸爸给人的感觉都像太阳,孤独又直接,如果天上没有云,阳光就会直射伤人……
  她想做爸爸的那朵云,所以,他要自己去找属于他的云。
  抿紧唇,辰逸阳眼色闪过一抹阴郁。看来明天他是无法赴约了,现在只希望,他曾经以爲属于自己的那朵云,不要真的傻傻的等他,不见不散。
  「呜……」
  从回忆里醒来,辰逸阳眨了眨眼,试图理清视线,看见自己所处的医院,感受到身下躺着的病床触感……唉,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,怎麽在梦里,就像昨天才发生的一样?
  后来他一到美国,心思全被满满的接班训练课程填塞,无暇去想要怎麽才能联络到她。直到去加拿大留学,巧逢当年的同学,同学说毕业典礼那天,江家千金真的在那里等他了,等到典礼结束也不愿意回家,一直到有人告诉她,他已经出国了,她才愿意离开天台……
  同学当个笑话似的讲给他听,揶揄他怎麽会认识江家千金,他没有回答,只是草草带过,掩饰胸腔里像被人用力掐住的心痛感,自此多方打探她的消息……好不容易等到今年,他有机会回来,终于,弥补她的时刻到了。
  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突然间,辰逸阳听到隔壁床那个表现得很坚强、要男友放心离开的女生,莫名其妙啜泣起来,他忍不住撇撇唇。
  感觉脑际被那哭声牵引得隐隐作痛,他皱起浓眉。有本事要人走,就不要在这里哭,她不知道这样会扰人清梦吗?
  「江可儿,你、你一定要振作……」
  一听到这个名字,辰逸阳原本伸出手準备按护士铃的手臂,蓦然在空中冻住,黑眸蓦地瞠大。
  怎麽会,是她?
  辰逸阳深吸一口气,感觉像有人在他头上砸了一颗鸡蛋那样冰凉凉地,鲜腥的思绪蔓流到全身,使他背脊发冷。
  一直荒凉的左胸,却渐渐温热起来。
  四天后,江可儿终于出院了。
  她让照顾她好几天的李管家先回大宅休息,自己办理出院。
  从小上下学都有专车接送,假日出门玩还有个保母全程伴护,怕她去同学家危险,索性请所有同学到她家开生日派对,平常除了去学校上课,其他时间都有人陪着,对她嘘寒问暖,从头照顾到脚……
  她实在厌倦这样大小姐的豢养了。
  好不容易撑到大学毕业,她先是拒绝到爸爸的公司上班,执意要自己找工作。
  开始工作后,认识和原来生活圈截然不同的男友,便离家搬到公司附近的小公寓,还特地交代爸妈千万别找佣人来帮忙,她想要一切都自己动手,终于朝她梦想中的普通人生活,前进了一些些。
  她不要前功尽弃。
  江可儿一个人靠在医院柜台前,手臂上挽着用了好几年的低调名牌包,身上穿着简单的T恤、牛仔裤,她的个头虽然不高,但身材纤细,气质清新,再加上这样的轻松的穿着,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几岁。
  将出院的档和证件放进包包,她掏出手机,犹豫着该不该打给男友……哎,还是等休息时间再打好了。
  在竞争激烈的广告业,他们这组好不容易争取到晨星的比稿机会,上头说,这次如果可以成功接下案子,怀德就会机会升组长……
 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机会。
  于是也就变成她的。身爲一个好女友,她理当要帮男友得到他想要的,于是她不眠不休地在公司加班熬灵感,三餐作息紊乱,直到胃痛晕厥,入院检查才发现是轻微胃溃疡——
  这下她知道了,不管再怎麽拼命,还是应该好好照顾身体。
  十二点零七分,江可儿踏出医院,烈日当头,她有些晕眩地抬起没拎包包的手臂,略挡在额前,想看清楚前方。
  「喂?」
  她按下手机键,拨给男友,那端很快就接起来,口气却有点急促。
  「怀德,我出院了……」江可儿慢慢说着,组员们激烈的讨论声浪传进她耳里,她怕那端听不到,便放大音量,「但你不用过来,医生说我情况很稳定,我先回家,你下班后再看要不要来找我。」
  怀德本来就是一个以工作爲重的人,只要是上班时间,就别想跟他争论「工作跟我哪个重要」,通常那种下场都会让她恨不得自己没开口问过……
  这就是,所谓成熟的恋爱吧?
  不会一天到晚查勤,不再要求自己是对方的全部,知道彼此过往的恋情而不随便拿来吃醋吵架……
  这样,真的很成熟了吧?
  江可儿忍不住垂下肩膀。可是不晓得爲什麽,她偶尔还是会想念刚交往的时候,可以一天打十几通电话问他人在哪里,如果问:「两个人都掉进海里你会先救谁?」他要是答先救别人,她就会发点小脾气,即使吵架,最后又能够抱着和好……
  曾几何时,她已经被他训练到不再跟他抱怨什麽了。
  因爲他会说,何必呢?不要老想一些让自己不开心的事;因爲他说,下班很累了,没有力气吵架;因爲他说,喜欢女朋友成熟一些,就算留着跟前女友的合照也不代表什麽……
  是的,他说什麽她都同意。
  所以她眼睁睁地看他前女友调来成爲新组员,看他们熟稔亲密地互动,她还贴心地让他们有叙旧的空间,因爲她长大了。
  「好,抱歉我赶不过去,」张怀德的口气变得带有歉意。女友爲了忙他的案子住院,他没时间照顾她,现在出院还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家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,但原本胶着的文案进度,因爲有人提出不错的想法,正在进行讨论修改,他没办法放下工作,「那晚点我再打给你。」
  江可儿温顺的点点头,「嗯。」她按下结束键。
  通话终止,两分十五秒……她已经快要想不起来,上次和他热线超过一个小时,是什麽时候的事了。
  她眨眨微酸的眼睛,吸口气,转头张望,正打算要走出医院旁的狭窄小巷,到大马路上去拦计程车——
  「小姐。」
  忽然间一道黑影笼罩她的全身,带来一阵清凉,江可儿微退半步,眯起眸,觑着逆光伫立的高大身影。
  「……谁?」
  「你的东西掉了。」男人手上拿着的,是她掏手机时不小心掉出来的健保卡。
  江可儿「啊」了一声,露出笑容,向对方点头,「谢谢你。」此时阳光刚好照射到他的侧脸,她惊愕的微张着唇,瞪住他。
  「……辰逸阳?」她睫毛不敢置信的扬动,「你是辰逸阳?」
  她没认错,因爲他的样子几乎没变,只是整个人长大了一号而已,可他一脸冷静,不像记得她的样子。
  江可儿不死心,绕着他瞧了一圈,发现他后脑有块包扎的伤处,「你怎麽受伤了?」
  他低头瞅着她,好半晌才开口答道:「我出车祸。」
  「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」江可儿小心翼翼地问。
  闻言,辰逸阳陷入思索。该怎麽回答?若说记得,万一她提起当年的事,他现在要如何解释道歉?如果说不记得,那不就等于在骗她——
  「你不记得了?」江可儿误把他的沈默当作不反驳,脸色倏变,双手捂着嘴,阻止自己惊喊出声,包包咚地掉到地上。
  完蛋了!
  辰逸阳丧失记忆了!
  江可儿惊诧地瞅着他。「你到底发生了什麽事了?」
  他依旧没有回答,她敲敲自己的脑袋,他一定也跟她一样,觉得真是莫名其妙吧?
  瞧他孑然一身,江可儿左右张望,不见有人跟他同行……她真的该走了,但一想到要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,她是一万个不放心。
  「辰逸阳,」她拍拍他的肩膀,「我不是坏人,我是你以前就认识的朋友,你跟我走,好不好?」
  辰逸阳盯着她。
  有那麽一瞬间,江可儿以爲看到了以前那一个眼神总是犀利的男孩,但那道熟悉的目光一闪即逝。
  他棱角分明的嘴唇,轻轻吐出回答,「好。」
  「这里是浴室——」
  「这里是我房间,」江可儿带着辰逸阳在狭长的空间里转身,「不好意思,这里很小,得让你睡客厅,不过那套沙发床睡起来很舒服。」她指着靠墙那张的深色沙发,呵呵笑,「我有时候会在那里看电视看到睡着……」所以床的品质她可以挂保证,绝对很好睡。
  「这里是你自己布置的?」辰逸阳仔细观察她住的小公寓,空间虽小但很巧致,就像她这个人一样,心思虽然不够细腻,但偶尔又可以发现一些贴心之处。
  「嗯……怀德也会给点意见啦。」江可儿搔搔头。像那张深色沙发,就是他念她老是边吃东西边掉屑屑,不让她买白色,说这样就算不小心弄髒了,也看不出来。
  怀德的话总是有道理,她反驳不了,所以即使这间公寓他不常来,她依然选了他中意的顔色。
  「你是不是有事?」随她绕完一圈屋子,辰逸阳察觉到江可儿似乎急着要去做什麽事,微微偏身,让出一条路。
  「噢,」江可儿对他笑了笑,解释道:「我突然想到一个案子的idea,要去写下来,那个……你自便,把这里当自己家吧!「
  江可儿是有想过要不要先跟怀德说一声,她把一个以前的朋友,而且是个男的,带回家住,但他又不常来找她,再加上最近忙于工作,几乎是把公司当成第二个家,这个时间点再用这种小事烦他好像不太妥当。
  反正她和辰逸阳又没有什麽不可告人的事,就算住一起也只是单纯的室友关系,那就等怀德有空时,再介绍两人认识好了。
  她侧身走过他让出的路,辰逸阳眼色一黯,望着她经过他胸前的那颗小头颅,黑发蓬松松的,好可爱。
  在美国认识的女孩子,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身材娇小、温润可人,虽说各有风情,但他始终还是比较偏爱她这款的女生。
  辰逸阳暗自敛眸,轻咳了一声,别开脸去。
  记忆里的她好像忽然长大了,不再单纯只是笑容开朗、个头小小的影像,开始闪烁出属于成熟女性的柔媚……
  刷!
  他的思绪突然被从客厅传来的声响吸引过去,只见江可儿摊开大本的设计图稿,俯身涂写,瘦小的身躯缩跪在沙发和小茶几之间,面前的图稿本几乎要比茶几还大,边缘颤颤地晃抖着,她用双臂使劲压住,背脊伏弯,表情异常认真,两道细眉微皱,小嘴抿着,眼色却专注发亮,莫名激起他心里一阵感动……
  辰逸阳微眯着眼,唇角带笑。与这块土地久违的重逢,唯一未变的,好像只有她。
  瞧她专注的神色,他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,替她关上了门。
  「呼。」辰逸阳背倚在门板上,低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——嗯,看来要弥补她,就从照顾她的生活开始吧。
  他下楼后,问路找到最近一的间超市采买食材,想她才刚出院,胃需要温补的食物。半个小时后,他再次回到公寓,直接走进厨房,轻声地在里面切洗食材。
  望望客厅,江可儿还坐在原地浑然不觉,姿势未曾改变,只是偶尔放下笔,挠挠脸,或是托住下巴,皱眉沈思。
  「江可儿。」
  就这样,她在客厅涂涂写写,他在厨房烹煮,互不干扰一下小时后,辰逸阳拿着托盘,走到江可儿身边,轻声低唤她。
  「……呃?」江可儿猛然抬头,眸色茫然,过了一会儿,才像想起怎麽会有人在这里似的,吁了口气,「什麽事?」
  「我帮你準备了下午茶,休息一下吧。」
  「我不用休息,」江可儿挥挥手,但同时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就是因这样才会胃痛住院,再想想今天忙着办出院,中午也没吃东西——「好吧好吧,你放着,等我有胃口的时候我就会吃了。」
  「没胃口?」辰逸阳在小茶几上尽可能挪出一点空间,放下托盘,上头一碗凉粥,色泽润亮,卖相颇佳。
  「嗯,我在想这个度假旅馆的广告……」江可儿疲惫地呼了一口气,推开本子,往后一靠,揉揉酸涩的眉心。
  「客户要求要表现出都市旅馆的质感,同时强调跟购物中心的连结,所以打算制作介绍小册子放在购物中心寄览,但这个小册子的内容比平面广告更丰富,又要我们跟平面广告只用一个主打字的风格结合……好难啊!」
  她想来想去,一开始的主意被二修、三修,带出另外一个新的,旧的被推翻后,新的文案又开始二修、三修、四修,修修修,修个没完没了。
  「……压力太大,是想不出好点子的。」
  江可儿苦着一张脸,抬头看了一眼辰逸阳认真的表情。「那怎麽办?吃东西我也没法放松啊……」
  辰逸阳抿唇,想了想,向后退了几步,站到客厅中比较空旷的地方,说道:「过来这里。」
  他向她招手的态势很潇洒,江可儿便迷迷糊糊地起身走了过去,站到他面前。
  「闭上眼睛。」
  他温厚的嗓音低声下令,江可儿喔了一声,下意识顺从地把眼睛闭上,过两秒,又倏在张开,「咦,爲什麽?」而且,他要干麽啊?
  辰逸阳看她一眼,平声地道:「这是放松的方法,你不是想好好想点子吗?」
  这是在美国时,一个压力管理课程的老师教他们的秘诀。
  「喔……」江可儿点点头,乖乖地又再度闭上眼睛。
  辰逸阳抿住突然涌上的笑意,正色道:「现在深呼吸一次,问问你的身体想做什麽?」
  「啊?」江可儿睁开一只眼偷瞄他,这是什麽怪方法?
  「闭上眼睛。」他不算严厉却平直的语调,莫名有让人听令的力量,江可儿马上听话地闭紧。
  忽然,她感觉到一阵凉凉的风,从窗外吹进来扑上脸颊,耳边还有呼呼的声响,那种接触好温柔……
  原来她一直误会了,夏天的风。
  不是夏季的风都这麽闷热难耐,让她要关窗闭户的开冷气,这样吹着风,待在看不见的黑暗里,感官反而变得更爲清晰敏锐。
  「问你的身体想要做什麽?」
  辰逸阳低缓如夜空般的嗓音,落在她的耳畔,她着魔似的重覆他的问题:我的身体,现在想做什麽?
  出乎意料地,有股沖动从深处蔓延,徐徐爬升,钻进她的心口,让她的想像宾士,也让她想费力压抑。
  「怎麽了?」察觉出她有些微的不对劲,辰逸阳倾身问道。
  江可儿张开眼睛,望着他询问的视线,摇摇头。
  「你想做什麽都可以。」他循循善诱。
  江可儿望着他,抿了抿唇,最后回答,「我……想抱一个人。」
  他眨了下眼,问道:「谁?」
  她别开视线,小声答,「……怀德。」
  她的男友很上进,很忙,有很多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,她永远不会是他心中的第一位,所以,她不能大声哭闹,说她需要他……嗯,她不能那麽任性。
  辰逸阳见她转开脸,遮掩脆弱的表情,他没有嘲弄,甚至没有笑,只是脸色严肃地盯住她。
  接着,他微敞双臂。
  「我不是他,但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的怀抱可以借你。」
  说完,他动也不动,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姿势,有意无意地等待她下一步的反应。
  江可儿犹豫了一会,最终下定决心似的闭上眼,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他,伸出双手,环抱住他。
  辰逸阳被她拥抱的力量震慑住,他低首凝视着她,她的小脑袋埋在他的胸前,不敢抬头,心中蓦然翻搅起一阵怜意,他浅浅歎息,给了她最宽阔的回抱。
  她用力抱得更紧、更紧,辰逸阳也只好慢慢加重收束的力量,想让她感觉,他在这里,她不是只有一个人……他愿意当她最真挚的朋友,在她受到任何伤害的时候,给她倚靠。
  须臾,江可儿吸口气,退出他的怀抱,距离他一臂之遥,两个人就这麽面对面地站着。「……谢谢。」假装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拥抱,好像真的有一点点效果。
  辰逸阳极力掩饰她退离后,身体突升的怅然,耸耸肩,给她一个无害的微笑。
  「有胃口了吗?」
  江可儿垂眼,摸摸肚子。「嗯,好像可以了。」宣泄掉一些堆积已久的情绪,似乎更有向前进的力量。
  她盘腿坐到茶几前,将桌上的图本一扫而空——其实也就只是胡乱地全扫到沙发上,空出位子,让辰逸阳可以把托盘移到他面前。
  「这是什麽?」
  她凑过去看……那看起来像粥,但又没冒热气,色泽鲜豔,搭配巧妙,让人很想喝上一大口。
  「萝卜南瓜凉粥。」很适合女孩子在燥热的夏天食用,可以弥补体力。
  「哇!」接过辰逸阳递来的汤匙,江可儿舀了一口入喉,笑弯了眼,「没想到你虽然失忆,手艺还是很好嘛!」
  他对她笑了笑,没有答话,弯身顺手收拾她丢满整张沙发的本子,还有四散的影印资料、参考DM、各式色卡,一一分门别类地帮她整理好,再夹回正确页面里。
  江可儿一边吃着甘甜的凉粥,一边打量他精实顽硕的侧影……哎呀,怎麽忽然觉得,被人照顾着,还真不错!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47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47.com

❀日本韩国美国视频 ❀美国二级特黄片 ❀日本一级片 ❀美国二级特毛片 ❀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❀韩国一级毛片 ❀日本一级特毛片 ❀青青视频在线手机观看免费19 ❀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大全 ❀日本一级特毛 片 ❀日本最新免费 ❀日本一大免费高清 ❀美国二级特黄片 ❀美国黄色在线一级片高清完整版 ❀美国二级特黄片 ❀美国三级毛片卡 ❀做人爱视频大全美国 ❀手机在线一级毛片免费 ❀欧美黄片在线视频网站 ❀一级做人爱c在线看 ❀日本毛片在线看网站 ❀日本一级片免费在线看 ❀韩国一级片免费看视频 ❀亚洲一级片免费手机在线 ❀岛国免费v片在线观看 ❀日本一级特黄大片在线看 ❀日本免费av毛片在线看 ❀ 免费一级特黄大片 ❀岛国免费v片在线观看 ❀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 ❀日本一大免费高清 ❀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 ❀日本一级特黄视频播放 ❀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 ❀日本一级毛片在线视频 ❀韩国一级片 在线看 ❀岛国片在线播放97 ❀高清毛片在线看日本 ❀日本免费av毛片在线看 ❀日本毛片在线看 ❀亚洲天天堂av日本 ❀国产亚洲精手机品在线视频 ❀国产亚品在线视频 ❀国产自拍精品久久免费 ❀国产aⅴ 在线高清观看 ❀av在在免费线观看 ❀国产aⅴ在线高清无码线